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李楠:已定5.4寸iPhone 12 Pro版10月没有

PC4f5X阅读(10)

等待近一个月的iPhone 12终于要来了。

日前,苹果官方宣布,将于北京时间10月14日凌晨1点举行第二场秋季特别活动,主题为”Hi,Speed”,预计届时将推出iPhone 12系列手机等产品。

消息公布后,相关话题迅速登上微博热搜,并在手机圈发酵。前魅族科技副总裁,Angry Miao创始人李楠也第一时间发微博称,自己定了一个5.4英寸的iPhone 12,应该可以第一时间到手。

不过,他也表示, 本来还想定12 Pro ,结果10月份压根没有。

结合以往爆料来看,四款iPhone 12将在10月14日一同发布,但发售上将采取分批发售策略,iPhone 12先行,Pro版预计会在11月上市。

此前,知名爆料人士Jon Prosser曾透露,10月5日苹果就会把首批iPhone 12发货给分销商,但首批型号只有5.4英寸的iPhone 12 mini、6.1英寸的iPhone 12,iPhone 12 Pro、iPhone 12 Pro Max预计稍晚。

Jon Prosser还确认,5.4英寸的小屏版的市场最终命名就是iPhone 12 mini,和iPhone 12一样是三个容量版本,64GB、128GB以及256GB。

iPhone 12 Pro/Pro Max则是128GB起步,iPhone 12 Pro Max还会独享120Hz高刷新率和LiDAR激光雷达,价格自然也更贵。另外,iPhone 12基本确定会取消附赠EarPods耳机。

价格方面,64GB版iPhone 12 mini预计649美元起步(约合4400元),512GB版本iPhone 12 Pro Max则可能买到1399美元(约合9499元)。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供应链贪腐案为何频发:涉多家行业巨头,大疆称损失超十亿

PC4f5X阅读(12)

知名上市公司蓝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思科技”)近日再曝供应链贿赂丑闻。

据湖南浏阳市人民法院8月31日公布的判决书显示,蓝思科技原董事长助理郑秋丽收受多家供应商贿赂高达554万余元,一审被法院认定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刑7年。

此前,浏阳法院还判处另一起蓝思科技员工贪腐案:4名员工收受供应商贿赂约116万元,分别被判刑10个月至3年10个月不等。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梳理发现,近来已有多家知名企业发布反腐公告,查处内部贪腐事件,包括百度、京东、腾讯、美团、小米、滴滴等诸多行业巨头,相关案件公布的细节触目惊心。

今年5月19日,深圳中院的一份判决曝光了无人机巨头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疆公司”)内部腐败的“冰山一角”:采购经理以5%的采购额比例收受供应商好处费,多达360余万元。

值得深思的是,供应链贪腐为何屡禁不止?

在供应链贪腐案爆发之后,大疆公司在一份公开信中指出:在行业中,职务腐败分子与部分供应商形成了互相保护的“避风港”,已经调查暴露问题了,但供应商宁可失去企业后续的订单,也不愿意协助打击贪腐,反而将被辞退的涉贪腐人员推荐给其他企业继续进行利益输送。

80后董事长原助理的30次受贿

蓝思科技作为苹果玻璃盖板的核心供应商而广为人知。自2015年在创业板上市,又因其“苹果供应商”、“蓝宝石概念”等多个光环受到二级市场追捧,创始人周群飞一度成为胡润女富豪榜上的中国女首富。

而作为整个苹果供应链条中的一环,蓝思科技也有很多的供应商。面对下游供应商巨额的金钱诱惑,董事长身边人没能把持住:2019年6月,曾担任蓝思科技董事长助理的郑秋丽被查出收受供应商巨额贿赂。

浏阳法院的判决显示,80后的郑秋丽于2014年2月至2019年5月间,先后担任蓝思科技浏阳园区采购部总监、采购部(三园区合并)总监、董事长助理、中央采购部总监等职务。

在此期间,郑秋丽利用职务之便,多次收受蓝思科技供应商深圳市科标净化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标公司)、湖南翰宇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翰宇公司)、深圳市迪富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迪富兰公司)、东莞市汇诺电子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诺公司)、东莞市创科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科公司)、深圳市精艺机械五金设备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精艺公司)财物,共计5541460元。

判决书显示,相关供应链利益巨大,郑秋丽胆子也够肥,先后共30次收受供应商贿赂,收受一家公司最多达到250万元。

法院认定,2013年,科标公司承建了蓝思科技榔梨、星沙、浏阳园区的一批净化工程,垫付了资金。2014年2月至2015年3月,科标公司为了尽快拿到工程款,公司副总经理曾某先后5次送给郑秋丽现金共计33.1万元。

2017年下半年,翰宇公司有意向蓝思科技销售阻尼布等辅料,公司总经理万某遂找到郑秋丽,请托其在产品导入过程中提供帮助。2017年下半年至2019年5月,万某先后3次送给郑秋丽现金共计40万元。

2017年1月,迪富兰公司成为蓝思科技抛光液供应商。2017年9月至2019年1月,为了提高销量、维持售价,迪富兰公司股东刘某先后14次送给郑秋丽现金共计250万元。

2017年初,汇诺公司成为蓝思科技抛光液供应商。2017年10月至2018年,为了提升货款支付速度,汇诺公司原法定代表人、现大股东、总经理郭某先后4次送给郑秋丽现金共计22万元。

2014年,创科公司成为蓝思科技研磨材料供应商。2018年6月至7月,为了提高销量、维持售价,创科公司法定代表人高某先后2次送给郑秋丽现金共计160万元。

2017年6月,精艺公司成为蓝思科技机械配件供应商。2018年12月至2019年2月,为了提高销量、维持售价,精艺公司负责人余某送给郑秋丽一张银行卡,先后2次向卡内打款共计490460元。

判决书显示,郑秋丽退缴的违法所得,比其被法院认定的贿赂款多近百万元。

2020年8月12日,浏阳法院一审判决郑秋丽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7年;退缴的违法所得人民币6456443元,依法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供应商的“竞争优势”

值得注意的是,比郑秋丽案早一年,蓝思科技还发生了另一起员工收受供应商贿赂案件。澎湃新闻获得的判决书显示,供应商为了获得竞争优势,先后向蓝思科技多人行贿。

浏阳法院审理查明,蓝思科技工程技术部负责手机保护膜开发与验证的员工喻宏峰,2015年6月至2018年6月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在伊莱特公司作为供应商之一向蓝思科技提供手机保护膜样品时,通过及时反馈样品验证情况,告知样品存在的问题及改良办法等方式,让伊莱特公司的样品在所有提供验证的样品中以最短时间顺利通过验证,取得竞争优势,为伊莱特公司获取蓝思科技的大量订单。

伊莱特公司为感谢喻宏峰的关照,按照获得订单的项目营业额的1%到3%支付提成给喻宏峰。在此期间,喻宏峰先后收受伊莱特公司贿赂款共计68万元左右。喻的妻子徐畅明知上述款项系喻宏峰收受的贿赂款,仍提供自己和其母亲、表妹的银行卡给喻宏峰,并帮助转存和隐匿资金。

2017年10月,喻宏峰因到越南出差,便将从伊莱特公司收受的贿赂款分一部分给与其一同负责相关项目的同事陶德仁,由陶德仁帮助伊莱特公司提供的项目样品以最短时间顺利通过验证,获得该项目的订单。在2017年11月至2018年6月期间,陶德仁和喻宏峰共计收受伊莱特公司贿赂款约16万元,其中陶德仁分得约8万元。

蓝思科技工程技术部另一负责手机保护膜开发与验证的员工刘明,则在2015年底至2016年5月期间,通过相似的方式帮助伊莱特公司,收受伊莱特公司贿赂款共计30万余元。2016年5月,刘明从蓝思科技离职后,为继续帮助伊莱特公司维护供应给蓝思科技的货物,在征得伊莱特公司同意后,刘明找到蓝思科技技术部员工尹远,商议由尹远利用职务便利,通过及时反馈情况、告知改良办法等方式,保证该项目货物的正常供应。在此期间,尹远从中收受伊莱特公司贿赂款约10万元。

2019年5月20日,浏阳市人民法院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喻宏峰有期徒刑3年10个月、刘明有期徒刑1年6个月、陶德仁有期徒刑1年、尹远有期徒刑10个月。徐畅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

2019年7月17日,长沙中院二审维持原判。

采购经理的“回扣”和REP模式

澎湃新闻发现,在另一起与蓝思科技相似的供应链贪腐案判例中,演化出所谓“REP模式”: 由中间人直接跟供应商的老板谈,知道事情的人特别少。

今年5月19日,深圳中院公布的一份判决曝光了无人机巨头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内部腐败的这一“潜规则”。

该案的两名被告人,生于1988年的吕龙与生于1982年的伊丹,原系大疆公司的采购经理。吕龙于2015年至2018年7月、伊丹于2015年2月至2016年5月在大疆公司任职。伊丹任职期间引进了威欣睿公司作为大疆公司的供应商,伊丹离职后,吕龙接手并负责威欣睿公司的采购业务。

2016年上半年,吕龙与伊丹商量后,由伊丹找威欣睿公司总经理林某索要好处费,提出按照采购额的5%收取,林某经考虑后表示同意,于是安排公司会计林映美每月在收到大疆公司货款后随即按货款额的5%作为好处费,转给伊丹的个人账户。

法院查明,2016年7月至2018年8月间,威欣睿公司分28笔转款3482288元人民币(币种下同)至伊丹中行账号,林某账号转款1笔144500元至伊丹账号,共转账3626788元。伊丹分给吕龙139万余元。林某在证人证言中称,按照伊丹的说法,这5%的好处费不但要分给吕龙,还要给品质管理人员、研发人员,以及下单的工作人员等。

贿赂带来的直接效果是对供应商采购额的飙升。

据大疆公司出具的补充说明显示,2015年12月至2016年6月,大疆公司向威欣睿公司每月平均采购额维持在21.5万元人民币左右;2016年7月至2018年8月(吕龙离职的月份)每月的平均采购额维持着364.8万元左右,平均采购额飙升了16.9倍。据大疆委托人陈述,截至报案时,涉及吕龙和伊丹案的采购额共计约7500万元。

据吕龙供述,2014年他在香港与自翔科技有限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后被派往大疆公司,2015年转岗为采购经理,并在同年认识了伊丹。

“伊丹约我吃饭,埋怨采购的工作太恶心,一点权力和地位都没有,问我有没有想过额外赚点钱,我说我们职位这么低怎么赚钱,问他安不安全,他说他只跟供应商的老板谈,不会和其他人谈,知道事情的人特别少,很安全,他说这种模式叫REP模式,他做中间人,出了任何事情和我没有关系。”吕龙供述称:“关于回扣点数的问题,伊丹和我说威欣睿公司是做电容的,让我做这个,给我1-2个点的回扣,他拿多少我不知道。”

法院认定,伊丹和吕龙两人在共同利益支配下相互配合、分工明确,均犯下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在共同犯罪中均系主犯。在一审中,吕龙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伊丹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在深圳中院二审期间,大疆公司为伊丹出具了一份《谅解书》,认为他认罪态度较好,主动赔偿公司损失,请求司法机关予以轻判。深圳中院二审改判伊丹有期徒刑1年6个月,对吕龙的一审5年量刑维持原判。

10亿之损:供应链贪腐造成采购价格高出20%

大疆公司采购经理贪腐案的案发,来源于举报。

据上述判决书显示,2018年8月,大疆公司法务部接到匿名举报信,举报公司前员工伊丹勾结公司采购人员吕龙,通过其中行账户多次向吕龙输送巨额贿赂,为供应商谋取利益。

大疆公司经内部调查发现,伊丹离职后吕龙先后多次向该供应商下单,采购额从每年30余万元升至每年3000余万元。吕龙在获悉大疆科技开始进行内部调查后,于2018年8月底主动提出离职。

意图通过离职逃脱惩处的吕龙未能如愿。不久,大疆公司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开展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公司反腐风暴。

2018年12月26日,深圳南山派出所派员前往南山区前海路泛海广场将吕龙抓获,2019年1月10日,伊丹接到通知后,向派出所投案自首。

就在伊丹接受调查的一周后,1月17日,大疆公司发布了一份令业内震惊的“反腐公告“。在这封内部通告中,大疆公司甚至用了“触目惊心”和“冰山一角”这样的词汇来形容这次事件,并称“预计牵涉范围超过百人”,涉及金额超数亿人民币。

公告指出,经过大疆的调查,在引入供应商决策中,研发、采购、品控部门的部分人员存在大量贪腐行为;销售、行政、售后部门和工厂人员也利用手中权力和流程漏洞,获取个人利益。反腐公告显示,大疆公司处理涉嫌腐败和渎职行为员工45人,其中,涉及供应链决策腐败的研发和采购人员最多,共计26人;销售、行政、售后、工厂共计19人。问题严重移交司法处理的有16人,直接开除的共计29人。

吕龙、伊丹案中的贪腐细节也印证了大疆公事“反腐公告”中提到的“采购属于腐败重灾区”的说法。

大疆公司公告称,仅仅在2018年,由于供应链的腐败,由此导致大疆的平均采购价格超过合理水平20%以上,高价物料少则贵20%-50%,低价物料不少都以2-3倍的价格卖给公司。公司损失保守估计造成超过10亿人民币,“这损失的10亿人民币每一分都是纯利,我们原本可以用来做公司发展投入和员工福利,却由于腐败而白白损失掉”

在反腐公告中,大疆公司还披露了供应链腐败中采购人员几种主要的手法:

1、让供应商报底价,然后伙同供应商接口人往上加价,加价部分双方按比例分成;

2、利用手中权力,以技术规格要求为由指定供应商或故意以技术不达标把正常供应商踢出局,把可以给一定比例回扣的供应商押镖进短名单。长期拿回扣;

3、故意以降价为借口,把所有正常供应商淘汰,让可以给回扣的供应商进短名单。进短名单之后,做成独家垄断,然后涨价,双方分成;

4、利用内部信息和手中权力引入差供应商,并和供应商串通收买研发人员,在品质不合格的情况下不进行物料验证。导致差品质高价格物料长时间独家供应;

5、内外勾结,搞皮包公司,利用手中权力以皮包公司接单,转手把单分给工厂,中间差价分成。

供应链贪腐为何屡禁不止?

近年来,有关知名企业的贪腐和反腐案件,频频被曝光,包括百度、京东、腾讯、美团、小米等诸多行业巨头都爆出过员工贪腐事件。

2018年8月24日,京东发布反腐公告,公布京东集团16起反腐败的典型案例,其中3名员工因接受贿赂,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4人被辞退并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其余12名人员予以辞退处理。

据新京报报道,2019年7月18日,小米发布通报邮件称原中国区市场部员工郝亮,利用职务便利将公司业务交由其近亲属持股的公司承揽,损害公司利益;原中国区市场部员工赵芊,利用职务便利向合作供应商索要好处费,金额较大,损害公司利益。

针对这两起贪腐事件,小米公司的处理办法是:辞退涉事人员,永不录用; 退还不当获利、没收全部期权,对涉嫌违法的人员移交公安机关处理;加入员工不诚信黑名单。赵芊被公安机关拘捕。

2020年6月16日,滴滴披露一起重大腐败舞弊案件——原滴滴某部门高级总监于某声在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便利违规向供应商提供“帮助”,并收受供应商巨额好处费及购物卡、汽车等物。于某声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该公告还称,2020年至今,滴滴风控合规部与多部门协同配合,共查处舞弊违规案件17起,涉及违规人员30人,其中20人因严重违规被公司解聘,2人因涉嫌违法被移送司法机关。

同月,字节跳动也曝出贪腐案。具体包括:经内审调查发现,2017年至今,行政餐饮前负责人共计涉案1000余万元;2018年至今,EA前负责人涉案600多万元。

值得深思的是,供应链贪腐为何屡禁不止?

“大疆所面对的职务腐败问题并不仅仅发生在某一家企业,而是让各行各业都咬牙切齿又痛感无力。”在反腐风暴之后,大疆公司曾在其官网发布“关于反对职务腐败的公开信”,进一步道出无奈,“在行业中,职务腐败分子与部分供应商形成了互相保护的“避风港”:已经调查暴露问题了,但供应商宁可失去企业后续的订单,也不愿意协助打击贪腐,反而将被辞退的涉贪腐人员推荐给其他企业继续进行利益输送。”

公开信写道:职务腐败问题可以对整个产业链产生多大影响?从原材料采购、加工半成品到最后成为企业可用的零件,即使每一环节的腐败使得采购成本只上升5%~10%,经过三层产业链到达企业时,成本在无形中增加了16%~33%,令人触目惊心。在国家不断通过减税降费来优化营商环境的大背景下,因职务腐败造成的企业巨额隐形成本,成为了中国科技制造业甚至整个中国创新越来越必须正视的巨大阻碍。而与此对应的是,只有少数非常成熟的公司,经过长期锻炼和多次管理迭代,才能把职务腐败限制在一个比较小的范围内;大部分公司仍然在实现这一目标的路上克服重重挑战不断摸索。

为此,大疆公司创始人呼吁加强企业员工廉洁从业建设,通过企业与政府的配合,在行业中建立“高风险岗位从业人员的诚信档案数据库”。建立终身信誉制度,让接近重大资金与利益资源的高风险从业者在阳光下工作。通过完善的用人单位工作历史记录,与适当的财产申报体系,让高风险岗位的从业人员接受开放公平的监督。

大疆公司创始人认为,这一体系可以保障高信誉的专业人士获得更高的合法薪资回报,以及更受尊敬的职业成就;同时淘汰价值观不正的投机者,以此形成“高薪养廉”的良性循环。

世界,您好!

PC4f5X阅读(10)

欢迎使用WordPress。这是您的第一篇文章。编辑或删除它,然后开始写作吧!